麦子

【楼诚/荣霖】哥哥去哪儿(试阅一)

一宣

淘宝预售链接

试阅二



出本试阅1


人设:楼哥21 阿诚12 荣少18 一霖10



《哥哥去哪儿》

 

 

六点半,上海,明家大宅

 

明诚已经醒了,他在床上迷糊了一阵,便披上衣服下床去洗漱。他和大哥的行李在昨晚已经收拾妥当——全由他一人经手,摄像师询问能否打开看看,被他婉言拒绝。

 

洗漱完毕,他开始收拾床铺,被子叠得跟豆腐块似的,整齐方正。

 

“今天要去哪,知道吗?”摄影师问。

 

“嗯,知道的。”明诚点点头,“要和大哥去旅行。”

 

“心情怎样?”

 

少年停顿一下,然后朝镜头一笑:“很高兴。”

 

换衣服的时候摄影机被要求离房,明诚关门的时候毕恭毕敬:“麻烦等一下。”

 

五分钟后,他开门出来,手提行李下楼。

 

“你大哥呢?”摄影师问。

 

明诚把行李都放好在地上,然后转身去书房:“请再稍等一阵。”开门进房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等待的时候,小保姆阿香给摄影师上茶。明家大姐从楼上下来,朝镜头挥手。

 

“早啊明姐。”

 

“早啊,你们起得真早,辛苦了。”明镜看了看地上的行李,又瞧了瞧书房的方向,“这次出去,还得麻烦你们多看着明楼,我这个弟弟啊,就是让人不省心。”

 

“哎……?”

 

明镜稍微靠过来些:“我跟你说,阿诚可比明楼懂事多了,又会收拾又会做饭。哦,这段记得掐掉啊。”

 

“啊,好的……”摄影师擦了一把汗,“我们后期会处理好。”

 

大约等了十五分钟,书房的门终于开了,作为主角之一的明楼出现在镜头面前。明家大哥朝镜头点点头,一身衬衣马甲休闲裤配皮鞋,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不像去旅行,更像是去谈生意。

 

等到了目的地,你们也是有够受的。摄影师心里偷笑。

 

明诚跟在后面,关上书房门,用钥匙锁好。他穿着蓝色衬衣外加西装背带短裤,长袜一直拉至膝盖,小皮鞋在地板上踏得踢踏作响。

 

“大姐,我和阿诚出去了。”明楼拖起自己的拖箱,跟姐姐道别。

 

“去吧,小点声,明台还在睡,待会吵醒了就该闹着和你们一起走了。”明镜摸了摸明诚的头,“照顾好你大哥,知道吗?”

 

“嗯。”少年用力点点头,一双眼睛亮堂堂的。

 

 

 

七点,承德,荣家别墅

 

摄影师到位的时候,意外地在门口见到了荣意和荣树,他们姐弟俩站在那一直对镜头笑,过了好一会才拉着摄影师说带他去大哥的房间偷拍。

 

“嘘——”进门前,荣意又嘱咐一遍,“不要出声,一霖弟弟还在睡呢。”

 

推门进屋,房间内一片漆黑。承德地势偏北,夏天的日照时间长,现在外面已经是阳光灿烂,可见这房里的窗帘有多厚。

 

荣树轻手轻脚地走到卫生间门边,倚在上面听了听,其实这么安静的环境里,那点水声特别明显,不过小孩心性如此。他朝镜头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姐姐可以开始行动了。

 

荣意带着摄影师走向大床。床正中有一小团子,随着平和的呼吸有规律地一起一伏。

 

荣意踮着脚去掀被子,她的动作很轻,床上的人也睡得很熟,因而一直没有醒。

 

被褥之下,许一霖正睡得香。他蜷缩成一团,嘴巴偶尔会动一动,睫毛微颤,呼吸绵长。

 

荣意朝镜头做了个鬼脸,然后伸手去戳弟弟的脸蛋。少年的皮肤很有弹性,被她弄得一颠一颠,眉头微皱。

 

“鬼鬼祟祟躲在门后做什么?”卫生间的门忽而打开,把正趴在门上的荣树吓了一跳。

 

镜头一转,就见到荣家大哥从里面走出来。他应该是刚刚洗漱完,还没有换衣服,只穿着一条睡裤,身上还带着些水珠,沿着小腹上的肌肉一直向下。

 

荣石是这一次邀请的所有哥哥中最年轻的一个,今年才刚满十八。

 

他看了看摄影师,嘴里嘟囔一句:“你们都来得这么早……”

 

“嗯,多取材嘛。荣少不用在意,我们后期剪辑会征求你们的意见的。你现在就当我不存在好了。”摄影师稍稍退开些,同时解释道。

 

“嗯,知道了。”荣石就真的没再看镜头一眼,而是径直上床开始叫醒弟弟。

 

“一霖、一霖,起床了。”他声音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被唤了名字的少年揉揉眼睛,看了荣石一眼,翻个身继续睡。

 

“……”荣石又叫了他几声,除了让小团子往自己身上靠近了些,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他只好改变策略,声音一下子严肃起来:“许一霖,起床。”

 

少年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扑通一下又挨到哥哥身上,他努力睁大眼看了看,见着镜头对着他拍,噗次一下笑了,然后躲到荣石怀里。

 

“哈哈哈……哥,我不要被拍。”少年的声音很软,似乎还带着点奶气。

 

“好,不拍。”荣石抱着他起身,对着摄影师说,“那麻烦你和荣意荣树先出去等着,我们很快就好。”

 

 

 

《哥哥去哪儿》是一档大型真人秀节目,它通过拍摄五对兄弟三天两夜的独自生活体验,让观众们感受到兄弟间的深厚情谊。节目开始以来,就广受好评。

 

本季邀请的嘉宾当中,有两对兄弟格外引人注目。他们分别是今年荣登上海商坛年度风云人物的明家大哥明楼和他的二弟明诚、承德商业世家荣氏一族的大哥荣石和小弟许一霖。无独有偶,这两对兄弟都并非亲生。这也是节目中首次出现这样的组合,他们到底会有怎么样的表现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五辆小汽车一队排开,浩浩荡荡地往目的地进发。一路上弟弟们都对即将展开的这次奇妙旅行表现出无比的憧憬和期待。

 

然而下车时,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明诚一下车,就跑去给哥哥开门,然后很自觉地去拿自己的行李。初到一个新环境,他不敢乱跑,只是原地张望一下,看看新鲜。

 

明楼牵着他跟随工作人员前去拍摄地,经过前面的车,就看到荣家兄弟还在车上,迟迟不肯下来。

 

“许一霖,下车。”荣石推着赖在自己身上、死死拽着扶手不肯放的弟弟,看向镜头时显得有些无奈。

 

许一霖小时候曾经溺水,也是荣家救起的才被收养,但自此留下了心理阴影,看到水就怕。而这期的目的地就在江南水乡。错落的河道,摇荡的小船,在少年眼里通通成了不可逾越的障碍。

 

“我不能见水……”许一霖揪着哥哥的衣领,眼睛眨巴眨巴地,大滴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可这就是目的地,难道你这三天就在车上待着吗?”荣石也就坐在那儿和他耗,他知道要让许一霖成长起来,水绝对是第一个必须克服的,而且是关键中的关键。

 

“还是说你要让人家把我们送回去?”荣石继续和他讲道理,“我在军校回来,你告诉我你长大了,可我并没有看到。”

 

“唔……”许一霖瘪着嘴,他开始有些动摇了。

 

“你看,哥哥们都在等你,你就这么让他们干等着吗?”荣石知道他犹豫了,赶紧再哄一哄。

 

“……”许一霖的手渐渐松开。

 

荣石抱着他下了车,司机早把行李给他们提下来。荣石一手抱着弟弟,一手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到了集合地。

 

“好的,非常欢迎我们这一季的最后一对兄弟进场!我是村长麦子~我先问一下各位哥哥弟弟,喜欢我们第一站这个水乡吗?”村长开始暖场。

 

“喜欢!”几个少年争先恐后地回答,当然许一霖除外。

 

“为什么喜欢?”

 

明诚悄悄握住了明楼的手,踮起脚在他耳边轻声说:“因为是和大哥一起。”

 

“那么你们知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呀?”村长循循善诱。

 

明诚看了看他哥哥,然后举手。

 

“阿诚弟弟,你说。”

 

“我们要先抢房子,是吗?”

 

抢房子作为本节目的一大特色,其中的乐趣想必大家也都清楚。有时候,一念之差就会决定你接下来三天的生活质量。在竞争中胜出也不一定代表能选上好房子,还要看运气、看默契、甚至是——看脸。

 

“既然我们今天来到了水乡,那这个游戏肯定和水有关。”村长开始给他们介绍,“各位哥哥弟弟,你们平常家里有养鱼吗?”

 

不得不承认的是少年、又或者说小孩子的直觉真的非常敏锐,听到村长一说,许一霖马上就紧张起来,再看看四周的阵势,果然,一些工作人员的手上就拿着捕鱼网和塑料盆。

 

还好还好,不是要下水抓。少年兀自叹了口气。他现在愿意站在一个木板搭建的水上平台处,已经是最大的让步,要是真下水抓,他绝对要死死抱着哥哥,说什么也不行!

 

等工作人员准备工作到位,几位哥哥看着手上的捕鱼网都傻了眼。小小一根不说,那网还是纸做的,稍微用力在空中一划都会破,还捞什么鱼?

 

村长笑嘻嘻地说:“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啦,记住限时两分钟,捞得最多的可以优先选择房子哦~”

 

随着村长哨声一响,五组同时开始。可这纸鱼网毕竟是第一次用,五组几乎都是一下水,一用力,破了。

 

开展得最好的反而是荣石和许一霖,后者怕水是人尽皆知,所以他小心翼翼地把杆子探进去,轻轻地水面挪,又收回来,纸网居然没破,一条小鱼儿在上面挣扎。

 

荣石赶紧让他放进小鱼缸里,他很高兴,从下车到现在第一次露出笑脸。荣石也高兴,赞许了他一两句。

 

另一边的明诚倒是有些急了。他耐着性子试了好几次,纸网一收起来就破。他看向明楼,对方就站在一边看着他,显然是要他自己想办法解决。

 

可明诚毕竟只是个半大孩子,就算比同龄人成熟不少,但还是少年心性。附近的其他人也都陆续找到了窍门,小鱼缸里捞到的鱼一点一点增加,只有他们这一组还是空无一物。

 

明楼轻叹一声,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拉起他的手:“我教你,来,看着。”

 

怀里的少年愣了一下,随即打起精神来,仔细看着明楼的动作。

 

明楼抓着他的手,控制着杆子在水中慢慢接近一条小鱼,然后将它引向角落的水面,看准时机轻轻一挑,将它带出水面,而纸网没破。

 

少年脸上终于有了点喜色,剩下的明楼也不再帮他,让他自己一个完成。

 

事后的小黑屋采访里,这位商界才子这样说道:“他今年十二岁了,也该学会独立解决问题。我希望我的弟弟是一个可以和我并肩的人,而不是永远躲在我身后。”

 

两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比赛成绩一出来,排在第一位的当然是荣石和许一霖,而明楼和明诚因为一开始落后太多,哪怕后来奋力赶上,最后也只堪堪排在了第四位。

 

村长拿出五张号码牌,分别是一到五,一一罗列在所有人面前:“这里有五间房子的地址,我们按照刚刚决出来的名次进行选择,首先是一霖!”

 

许一霖应声出列,在五张号码牌前徘徊一阵,最后拿走了第一张。

 

“一霖能不能说说,为什么选一号房呢?”村长问。

 

“因为……”少年看向哥哥,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才回答,“因为是一啊。”

 

分房结果最后是荣家兄弟入住一号房,明家兄弟则选到了五号。这两家的地址相近,因而一并走着。

 

明诚非常懂事地帮着许一霖提行李,两个哥哥则跟在后面,大谈教育心得。

 

“久闻明先生大名,接下来这几天还请多多指教。”因着自己年纪最小,荣石先道了问候,礼数周全。

 

“荣先生年轻才俊,明楼该多向你学习才是。”

 

这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些客套话,眼睛也紧盯走在前面的两个弟弟,从头到尾没有看对方一眼。

 

明诚很快就停下了脚步,他仔细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眼前这间“房子”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了?”明楼赶紧走过去,“没找到?”

 

“不是……”少年指了指,“大哥,好像就是这里。”

 

眼前这间房子甚至都不能用房子二字来形容,湖畔旁,树林边,一间小房路中间。除了能睡,还看不出这房子有什么功能了。

 

明楼扶额,可以看得出来是有那么一点不悦,不过既然是弟弟选的,他就没意见,反倒开导起阿诚来:“只要是你选的,我都觉得好。”

 

少年方才还为自己选了这么糟糕的地方而内疚,听到明楼这么说,也算是释怀了些,拍拍自己的脸振作起来,开始把行李一一收拾好。

 

明家这边才刚刚解决,就在附近的荣家兄弟突然发生了意外状况——

 

许一霖,许小少爷,在忍了一个早上之后,看到他们接下来三天要住的房子,终于崩溃,直接哭了出来。

 

他自己选的一号房,是在河道上的一艘画舫,很漂亮,是五间房子里最好的一间。

 

可惜,在水上。

 

准确说,四面环水,被水包围。

 

许一霖哭得撕心裂肺。

 

荣石很是无奈,他当然知道弟弟怕水,原想透过这次旅行让他在水边生活几天适应一下慢慢调整过来,结果现在药下狠了,直接住在水上。他自己肯定是没什么所谓,军校出身,上过山下过乡,住哪都一样。可是这一霖自从接到家里来之后,好吃好住不愁生活,已经开始养出点娇惯性子来了,如果任由他哭闹就去和别人换房,未免太过宠溺,他可不希望荣家养出个纨绔子弟来。

 

所以待许一霖一个人哭够了,他才走过去,蹲下来看着他:“不哭了?”

 

“呜……”少年抽着气,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那你说,住不住?”

 

少年摇摇头。

 

“理由呢?”

 

“我怕水呀……”许一霖抬起头,这个理由他是说得理直气壮。

 

荣石挑眉:“有大哥在你也怕?”

 

“……”许一霖的眉头又锁到一块去了,他站在那纠结了好一阵,最后才低低地说了声,“大哥在,不怕。”

 

“那就上去。”荣石一手环着他的腰把他抱起来,直接从码头跳上船。

 

 

 

关于午饭问题,村长早已有交代,让孩子们自己去找隐藏在村落各处的储藏点,找到什么就做什么,自行解决。荣石在船舱里安顿好一切,便带着许一霖回到岸上,恰好看到明诚也要去找食物,便让弟弟跟上去。

 

明诚拍拍胸口:“我一定好好照顾一霖弟弟。”

 

明楼欣慰地点点头,随他们去了。

 

明诚要比许一霖年长两岁多,也不像对方那般娇弱,身高自然要高上许多。他走了几步,想起弟弟走不得这么快,便又跑回去,牵起对方的手,两人一起走。

 

“阿诚哥哥,我们午饭吃什么呀?”和年纪相近的人在一块总是没有那么拘谨,许一霖是怕生,可阿诚待他好,现在也只有他一个可以依仗,当然要紧紧抱着大腿了。

 

“找到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吧。”明诚明显有提前做好准备,知道这档节目可是一点都不能让人好过。

 

“……对了,你会做饭吗?”

 

许一霖摇摇头。

 

“也对,你才十岁。”明诚想了想,问的时候显然慎重很多,“那、你哥哥会做饭吗?”

 

又是摇头。

 

“……”明诚轻叹一声,“那找到什么我就给你们做什么吧。”

 

与此同时,他们的两位几乎没有生活技能的大哥也正在岸边百无聊赖地等着弟弟们的回来。其实原本荣石想请他到船上小憩,但被明楼以怕阿诚回来找不到自己着急为由婉言拒绝。

 

“你们两住这儿真可以?”荣石看着那间小屋,“我船上地方大,不如一起住吧。”

 

明楼摘下眼镜擦了擦:“令弟怕水,不如我们换一换更好?”

 

荣石盯了他一眼,内心似有翻江倒海之势,但表面上还是平静如常:“既然是一霖自己选的,就这样吧,他也要学会长大了。”

 

“那是,这房子也是阿诚自己选的,他应当、也应该承受。”

 

恭喜两位哥哥终于达成了共识。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明诚和许一霖终于回来了,前者手上挎着篮子,里面满满当当全是肉和菜,后者手里还捧了一铁罐的牛奶。

 

“有这么多?”荣石率先跑去接过弟弟手上的罐子,“你们把所有都搬来了?”

 

“没有,我们只找到一把菜,这些都是阿姨们给塞的。”明诚有些不好意思,“他们说看着一霖弟弟可爱,就给了这么多。”

 

被提起名字的人脸瞬间就红了,但还是为自己争辩几句:“才不是呢!她们明明是说阿诚哥哥很可爱!”

 

“……”两位哥哥突然感受到了莫名的压力。

 

“好了,不说了,先做饭。”明楼让明诚把菜都放地上,“今天中午吃什么呀?”

 

在这个话题上拥有最高发言权的明诚捋起袖子:“我做什么你们就吃什么。”

 

在岸边吃完了他们旅行的第一顿饭之后,许一霖依依不舍地和明家兄弟道了别,才被哥哥一把抱上船去——期间忽略约五分钟的小哭小闹。

 

明诚也和明楼一起进了小屋里去歇着,准备睡个午觉。这屋子在外面看着虽然简陋,但内里依然干净整洁。明楼给下好蚊帐,明诚早已经自己盖好被子,保持标准的睡姿,一双眼睛溜溜地转。

 

“该睡了,下午还有运动会。”明楼也顺势躺下,把被子扯过去一点,搭在自己身上。

 

“恩,知道啦。”明诚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

 

“笑什么?”明楼转过身去看他,“笑你自己选的这房子?”

 

“没有,我是在想,明台在家里电视上看到我们俩住在这么破旧的屋子里,又该笑你好一阵子啦。”

 

“他敢笑,我就打断他的腿。”

 

“那不行,大姐肯定要了你的命。”

 

“我的命啊……”明楼笑,“谁也不会拿得到。”



—后续都在本子里,请多支持!—



评论(34)

热度(359)